【网观热点】向低俗“网红”说不_新浪新闻

据《人民日报》报道,在面对“长大以后你想做什么”的问题时,一位小学三年级女生回答:“我未来的理想是当网红”,令家长瞠目结舌。

提到“网红”,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大长腿、“蛇精”脸、粉丝多、赚钱快?随着互联网从文字时代到图文时代,再到现在的宽频时代,通过直播、新闻事件、才艺、甚至推手等发展成名的网络红人越来越多,爆发式发展带来的乱象也越来越受到关注。抵制低俗“网络”,传播正能量,成为行业内外越来越关注的话题。5月6日,首都互联网协会新闻评议专业委员会召开2016年度第五次评议会,关注“网红”经济的健康发展。会上,首都互联网协会发布《抵制低俗“网红” 传播网络正能量》倡议书。

数说“网红”

2016年“网红”经济白皮书显示,我国的“网红”人数超过了100万。“网红”可以分为四类,视频直播类最多,达到35.9%;自媒体“网红”占了27.3%,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平台为“网红”提供了丰富的传播渠道,降低了“网红”的准入门槛,时尚达人、旅行达人、段子手都拥有成为“网红”的机会;新闻事件造就的“网红”占比18.2%,居第三位,他们通过某个新闻事件吸引大量网民关注;作品创作“网红”占到了11.6%,此类“网红”的出现让“网红”的内涵和外延都将呈现出全新的特征。

截至2015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6.88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0.3%。“网红”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受众市场。数据显示,21-25岁的年轻人最关注“网红”,占到47.3%;其次是20岁以下网民,占比39.9%,两者相加占比达到了87.2%。这意味着,90后、00后已经成为了关注“网红”的主要群体。

通常,人们习惯于将“网红”与高颜值、善于营销等联系在一起。《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问卷调查显示,对于“网红”的印象,79.9%的受访者认为,“网红”就是为了出名、各种搏上位的年轻人;在43.8%的受访者印象里,“网红”是通过整容、撒谎包装自己的骗子;40.5%的受访者觉得“网红”是搞粉丝营销、卖低劣品的淘宝卖家。对于“网红”这一群体的评价,在大多数受访者看来,是审美疲劳和庸俗不堪,52.7%的受访者断言他们只是昙花一现,还有50.0%的受访者则批评他们拜金功利、没有节操。28.1%的受访者指责他们三观不正等。

5月6日下午,首都互联网协会新闻评议专业委员会召开2016年度第五次评议会,关注“网红”经济的健康发展,来自监管部门、各大网站的代表以及部分专家学者、“网红”代表参会。图为新闻评议会现场。图片由首都互联网协会提供

网络直播成低俗“网红”重灾区

随着网络直播平台的火热发展,涉黄涉低俗的情况时有发生,直播造人、直播飙车等案例带来极大不良影响。今年2月至4月,针对这一情况,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组织协调国家网信办、公安部、工信部、文化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部门,部署开展了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分别对不同直播内容加强监管,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及时清理淫秽色情及低俗、不良信息,查办了一批网络直播平台违法违规案件。

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查办“映客”“都秀”“花椒”“在直播”等数起网络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浙江金华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查办“新浪show”网络直播平台传播色情信息案。上述案件中,从2015年底以来,“都秀”“花椒”“在直播”等网络直播平台上均有多个主播在直播中表演淫秽色情信息内容;“新浪show”网络直播平台上,有多个主播直播时表演色情信息内容;“映客”网络直播平台向注册用户提供的互联网视听节目中,含有淫秽色情信息内容。经调查取证后,执法部门分别对这些网络直播平台所属的运营企业作出了相关行政处罚。

此外,北京市还查办了“小咖秀”客户端和“秒拍”网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等两起视频分享软件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据群众举报,2015年底以来,“小咖秀”客户端、“秒拍”网站均存在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情况。近日,文化执法部门责令该公司立即改正,并对其作出了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

监管部门:网红要靠有质量、有品位的内容赢得青睐

对于“网红”在大众印象中的负面形象,管理部门、网站从业者、专家学者,甚至“网红”们本人怎么看?

在5月6日的新闻评议会上,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处处长丁梅表示,“网红”经济作为一个产业链的发展,是一种新的现象,也是一个新的经济生态,作为政府管理部门,首先支持网络的发展,支持任何形式上的创新,但希望这个市场能够规范有序运行。

市网信办、首都互联网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格调低俗,内容粗鄙,通过猎奇手段吸引眼球,传播负能量,特别是对青少年成长造成危害的“网红”,要坚决抵制;网络媒体要积极倡导正能量“网红”,本着“对社会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抵制低俗,传播正能量;网红群体,要传播文明、健康、理性的正能量内容,不靠出位博眼球、不以低俗换点击,靠有质量、有品位的内容赢得网民青睐。

与会学者则提出了“网红3.0”的概念,他们认为,“网红1.0”是在某个学科或领域有一定影响力的意见领袖,我说你听;而2.0反了过来,从关注度经济转化到了意愿经济;3.0以papi酱为代表,利用“网红”的身份来表达观点。北京电影学院管理学院副教授张锐认为,“网红”正在净化,那些单纯靠露、靠某个技能取胜,或是靠低俗博眼球的时代已经逐渐被淘汰了。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网红3.0”这一轮网红经济在内容策划上更加精准,粉丝运营更加商业化,对网红本身的形象和能力要求也更高。

“网红”代表呼吁:不能失去信仰

参加当天新闻评议会的还有一位“网红代表”:美食博主“香喷喷的小烤鸡”。他真名叫郑宇轩,以每周两次的频率在美拍等平台上直播做菜,吸引了55万粉丝关注。郑宇轩说,网红每天都会受到很多诱惑,他的微博、美拍私信上每天都能接受到各种品牌方、微商发来合作意向。“我相信很多网红和我一样,刚开始收到这些肯定是欣喜的,也会带着不知所错。但是,所有合作的前提就是必须要符合自己的风格,绝对不可以因为钱,打破自己底线,指着不好的东西骗粉丝说是好玩意儿,欺骗粉丝。我得时刻提醒自己,咱不能够消耗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说白了,就是不能失去信仰。”

“请出价”网红供应链匹配创始人张帅在接受千龙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行业还处于刚刚兴起的阶段,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负能量,虽然可能短时间博得了关注,但对“网红”经济行业的发展是阻碍。只有做到正能量、具备社会责任感的时候,商业机构、政府部门和消费者才会真正认可你,才能真正促进这个行业的发展。

他说,他们在选择合作对象时,首要的标准是判断网红的商业价值是否会转化。“比如,斗鱼的直播造人女主播,在大家的心目中已经突破底线,无法被社会公序良俗所接受,商业机构避之不及,永远不可能转化为商业价值。”包括张帅在内的网站从业者共同呼吁,“网红”要以身作则,明辨是非;而网站平台要对“网红”的传播内容做到有效监督,保证网络环境的天朗气清。同时,建议成立专门的委员会,引导和监督“网红”行业的健康发展作用。(来源:千龙网)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