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官与女商人深夜同回酒店 企业主举报后被拘

原标题:辽宁企业主举报省检察官“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后被拘

无界新闻记者 王去愚

宾馆监控视频

辽宁企业主牛冬齐在追查纠纷当事人时,获得一名省检察官与辖区内案件女当事人进入宾馆同一房间的视频。

视频拍摄于营口市某大酒店,日期是2015年6月17日。当天21:05时,女当事人吴某进入该酒店816房。22:02时,一名中年男子进入同间客房。两个小时后,吴某离开客房。次日凌晨6:10时,中年男子离开酒店。

中年男子是辽宁省检察院公诉二处处长温延龙,已婚。吴某为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钱江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钱江置业)执行董事,其父吴坚志是钱江置业执行董事、控股股东。

2015年10月14日,牛冬齐等人向营口市检察院实名举报温延龙、吴坚志和吴某“权钱交易、权色交易”。举报未有下文。

两个月后的12月21日,营口市公安局对牛冬齐实施刑事拘留,理由是涉嫌“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

12月27日晚,温延龙拒绝了无界新闻(微信ID:wujienews)的采访,其他人未接听电话。

官司

5000万元牛冬齐与钱江置业的债务纠纷

牛冬齐是营口金店总经理,与钱江置业有5000万元债务纠纷。2014年9月3日,牛冬齐在营口市中级法院起诉钱江置业,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他在举报信中声称,为躲避债务,钱江置业法定代表人吴坚志毁改钱江置业财务账目凭证,试图让另一股东王清个人承担公司债务。钱江置业多名高管和财务人员亦称财务账目曾被毁改。相关举报未获回应。

2014年9月至10月间,钱江置业股东王清、债权人牛冬齐和钱江置业监事王学东等人先后前往营口市公安刑侦支队申请对吴坚志立案,理由是涉嫌“隐匿、毁改财务账目、诬告陷害他人、偷逃国家税款和职务侵占”。王清妻子陈江燕称,至今没有接到公安机关受理或不受理通知。

与此同时,吴坚志向营口公安机关报案,称王清骗取了700万元,要求立案调查。营口警方于同年10月15日接报,26日下达了案件受理通知书。

同年11月24日,王清因涉嫌诈骗罪在营口被刑拘。

视频

之后,牛冬齐追踪吴氏父女。其获得的合影照称,2015年清明假期,温延龙、吴坚志父女及营口政法委某副书记夫妇一起泛舟西湖。

6月17日晚20时,牛冬齐在营口一家饭店,看到吴某、温延龙和上述政法委副书记聚餐。当晚21时前后,后两者坐上出租车离开。吴某和司机前往大酒店。

牛冬齐跟踪至酒店门前,事后获得的监控录像显示,21:05时,吴某进入该酒店816房。她走出电梯,长头发扎在身后。

22:02时,温延龙走入镜头,黑色挎包挂在左肩上。

两小时后,0:07时,长发披肩的吴某走出816客房。

凌晨6:07时,司机来到816客房,敲门。3分钟后,温延龙走出客房,之后坐上小车离开前往高铁站。

进展

举报人提供的微信对话显示,温延龙与吴氏父女就王清一案及相关纠纷,有更多交流。

2015年2月5日,经辽宁省检察院批准,对王清延长羁押期间一个月,延长至2015年3月8日。

2015年3月6日,经辽宁省检察院批准,延长侦查羁押期限二个月,延长至2015年5月8日。2015年4月21日,营口市公安局称,因发现犯罪嫌疑人王清涉嫌职务侵占罪,依法对其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期限自2015年4月21日至2015年6月21日。

2015年6月19日,经辽宁省检察院批准,延长侦查羁押期限一个月,延长至2015年7月21日。

2015年10月14日,牛冬齐等人向营口市检察院实名举报温延龙、吴坚志和吴某“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同时提交了自己收集的证据。

王清羁押期间,牛冬齐继续取证,直到12月中下旬。12月21日,营口市公安局对牛冬齐实施刑事拘留,理由是涉嫌“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

原创声明

无界新闻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其他机构使用,违者必究。


将核心价值观融入全民族内心

看一下大航海时代以来所有大国的崛起,虽然走的都是“铁血道路”,也就是征服和殖民,但同时不能忽视的是,大国崛起必定奠基于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文化。尤其是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铁血道路”注定终结,必须选择新路,这就是文明创造与引领能力。


冯唐译著下架争议的一场春梦

在中国,很多被舆论广泛质疑的书不仅依然挺立,而且卖得很好,比如那些宣扬民族主义情绪的书,和于丹讲《论语》的心灵鸡汤,都曾饱受批评,但批评归批评,售卖归售卖。如果人们愿意从意淫和春梦中醒来,或许应该关注一下清华大学历史系秦晖教授的新书《走出帝制》。


当心,这才是中国最大的危险!

一位很要好的朋友辞职了。他很年轻,已经是处级,能力公认,领导器重,前程无量。他临行前的一番话却让我们很多人一震。他说,在他管理的小部门,后来才发现,很多都是“官二代”、“富二代”,他或许是幸运儿,但像他这样无背景的幸运儿,以后很难说。


周文斌案昭示程序正义的重要

周文斌案出现了那么多的冲突波折,庭审中呈现出那么多的证据疑点,坊间流传着那么多的惊悚说法……这所有的一切,都指向该案在侦查、起诉、审理诸环节所显现出来的程序瑕疵乃至严重的程序缺憾。